五年高考三年模拟。

三日月夫人,沉迷一期。主食173。沉迷珠子。给AWT48疯狂打call。文笔辣鸡智商感人,谢谢喜欢?

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真可爱啊我死了

邑夏:

Q:现在管长得好的男生叫什么?
A:女装大佬!

故土【双白/大邪教】上

双白。
其实我是有点儿怂的。
文笔就是垃圾,祝食用愉快。
小声说这是个上篇。
全私设,不同称代表呼不同的李白。
cp:剑仙白×范白
ooc,ooc,ooc。

九月,时节已然入秋。色当的阳光正好,衬着几个普鲁士兵轻快的笑。

“法国佬投降了!他们早该如此,要早些说不定比现在情况好些!”

“知道阿尔萨斯那个地方吗?那儿的法国佬连法语都不会说!“

“噫!还说自己是法国人呢,法语都不会讲?”

“居住在法国的人罢了,什么纯正的法国佬,不存在!”

讨论至此,几个普鲁士兵大笑起来。

李白在柱子旁靠着,面无表情地听着士兵们对祖国的嘲笑。末了,他起身整整有些褶皱的外套,把帽子扣在头上遮住半张脸,哼着祖国的一曲民歌走进了囚室。天气似乎有些同情他,忽地吹过一阵秋风。李白有些畏寒,他把脖子往衣领中缩了缩,脑海中想起一句汉诗。

“秋风萧瑟天气凉,草木摇落露为霜。”他轻声念了出来,同时脚上加快了速度---开玩笑,他现在虽是战败被关在环境并不怎么好的囚室,但总归比外面这萧瑟凉的天气好的多。极度畏寒的他可不想在外面多陪秋风待一会儿。

李太白一人站在空荡荡的教堂里,心中不知为何有种无法洗刷的罪恶感。他有些期望这儿之前的牧师重新出现,可惜那和蔼的法国老头儿已经被处死了。

李太白不信基督,他只相信战争。血腥是冲刷罪恶的唯一途径,他一直这么认为。他来教堂,不过是因为喜欢这里宁静虔诚的环境罢了。李太白没参军前曾看过基督教的人们每周的礼拜,他对在那些人脸上看到的真实的幸福与轻松有些不解。

不过现在一切都没那么重要了。李太白想到这儿,心中的负罪感不知为和倏地便消失了。他转身出了教堂。身后的教堂在阳光下散发出耀眼的光芒,似乎昭示着胜利与希望。李太白本想去看看士兵们操练,却又猛然想到昨日法国投降时俘获的那名很特别的将领。现在想想,那不甘的眼神似乎还在眼前。

“我想想……他似乎被关在了最好的囚室?这是个怎样的人物,能让那个保守的糟老头儿给他安排这么好的待遇?”

李太白越想越觉得有趣,他一定有必要去看看这名将领。这个人对他有一种极奇怪的吸引力。他仿佛是一只飞蛾,被引诱着扑向死亡的火焰。

他勾起了唇角,冰蓝的眸子里是一片深不可测的笑意。

最后再说一句这其实是个上篇。
下篇等我码吧。

#正月十五放花灯#
“吴邪,今天我们去放花灯。”张起灵话间已迅速套上了他那件藏蓝色的连帽衫。
吴邪听到熟悉的语调一惊,险些滑下泪来。不过这伤感很快就被睡意所取代了。
他把头埋在被子里,闷闷的应了声嗯。
张起灵不催他起床,只是掀开吴邪裹着头的被子,转身去给他热牛奶准备早餐。
吴邪睡意朦胧抬起头,床头的表上显示现在是七点三十五分。他打了个哈欠,麻利的穿好了衣服爬下床来。
厨房。
张起灵的手艺经过吴邪特聘的外界因素的改造已经强很多了,至少不像以前一样只会炸厨房了。他沉默的坐在一边的椅子上,看着锅里沸腾的水,听着微波炉滴滴的报告声无动于衷。
“小哥你怎么不叫我。”吴邪趿着拖鞋走了进来,略带埋怨的开口问道。他看着锅里沸腾的水一阵无语,然后撕开一袋方便面扔进了锅里。
“昨天晚上你太辛苦了。”张起灵淡淡的回答道,顺手把调料倒进了水中。
吴邪尴尬的沉默了。他转身去取热好的牛奶。老脸没由来的飘上一朵红云。
张起灵也闭了口,眼底却有一丝淡淡的笑意。
【吴邪:笑个屁要不是我愿意你以为你能干♂成♂那♂些♂事吗。】
“小哥我想问问你,你为什么要在白天放花灯啊?”吴邪擦擦嘴,随手把碗扔进了洗碗池。
那碗险些碎掉。张起灵见吴邪吃完了,起身走到洗碗池旁,修长苍白的双手在水中无意义的撩拨了几下,又放了回来。嘴唇张开又合上,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。
“放花灯是在晚上。”最终他还是说了出来。
“滚吧,滚。”吴邪脸色一沉,起身走出了厨房,留给张起灵一个冰冷的背影。
张起灵颇有些无奈——他也没说过放花灯要在现在啊?
夜晚七点三十五分。
张起灵关了电视,把外套递给吴邪,起身走到了玄关处。
吴邪在沙发上躺的有些昏昏欲睡。但他还是甩了甩头,穿好了衣服换好了鞋,拉起张起灵的手走出了家门。
张起灵抽出一只手来锁上了门。
他们一路沉默的走着。虽是过了冬季,但毕竟还在初春,风褪去了刺骨,还残留些凌厉和寒冷。吴邪拉紧了领子,也给张起灵拉了拉拉链。张起灵捉住吴邪冰冷的手,在他手心哈了几口热气。吴邪缩了回来,把手插进了自己的衣袋。
两人又像之前一样沉默的走到了公园。吴邪从小贩手中买了三个花灯,有礼貌的递上钱对小贩笑笑。张起灵自觉从吴邪手中接过花灯,又把他的手按进了衣袋中。
湖畔。
张起灵蹲了下来,吴邪也蹲了下来。他将手伸进冰冷的湖水中,无意义的划了几下,生出一圈荡漾的波纹,然后便将手泡在湖水中不伸出来了。
张起灵见状捞出他的手,垫着自己的手放出了第一盏花灯。
“这是替胖子放的。”吴邪的双目有些放空,眼里是星星点点的璀璨和一道光河。
语罢,他有从张起灵手中接过一个,放了出去。
“这是我的。该你放了小哥。”吴邪直起身来,捶了捶自己有些发麻的膝盖,“放完我们就回去吧?”
张起灵不语,只是把最后一盏花灯也放入了水中。他看着许多花灯连起来的那条光河,看看那三盏花灯结成的图案。忽然吻上了吴邪的唇。
“不要分开了。”
吴邪被突如其来的吻弄的有些懵,只好含糊不清的应了句。
“好。”
叮铃铃——闹钟响了。吴邪看着身边冰冷的床铺,苦笑一声。
是梦啊。
也是,怎么可能是现实呢。
#爱我就扩列!
#别嫌渣x